• Aug 06 Sat 2011 13:16
  • 空氣

 

 

今晚從百里香吃完了麵,

邊看了一套漫畫連看了六集

在講一個日本醫生不知何故跑到幕府時代去行醫的故事

很悠哉的騎車回家

沿途經過了二手店,跑進去買了三個碗,想說給透抽用

邊騎邊想著漫畫裡面的故事情節

 

醫生在一個不屬於自己的時代行醫

格外的孤獨

有時候也得給自己點意義

告訴自己來到這世代,畢竟是有意義的吧,是得完成什麼的吧.

但其實就算是同時代的人

可能也沒有比較少為存在於這世代而懷疑困惑

我們縱使沒超越時空

一樣,我們仍不斷自問,我在這裡幹麻?我為何在這。

 

在台東

這樣一個人很少的城鎮

事實上很容易靜下來

很容易一個人

像是在拉著你面對自己跟世界的關係

安靜使我們無處可逃

幸好同時寧靜使我們不需要逃

 

唸研所唸到現在

社科跟研究法都被當過一次了

再把自己逼近一些

我想就能知道自己在抗拒什麼

學術的包裝讓人失望

然我們又似乎不得不去學習這樣一種語彙

以便讓眾人安心

認為我們的想法總算是有鹹濕(sence)

每一個人的話語都得有他人的背書

然而理論跟專業術語我是不太會

我很可能只會講似是而非的垃圾話。

 

我就這麼坐在三樓陽台

看著台11線的車輛來來去去

時數大多很快

猜想著這些人打哪兒來往哪去的同時

我可以感受到

每一個經過我的生命。

即便他們不知道我望著他們

而我也對他們一無所知

 

實際上

我們正產生一種連結

我們

在生命的這個片刻相遇了。

 

那才是最重要的。

 

 

唸書唸到這個關頭

我感到困惑跟迷失了

即便我沒有跳躍到哪個時空

我仍感受到

自己與時代脫了聯繫

 

像是空氣

無法用肉眼可見的,悄然存在著

像是空氣

無法言說的遊蕩著

但就像空氣

那般實在,那般不可或缺

 

如果像這樣薄弱的我

也能為社會跟身旁的人做一些什麼

那麼每個像我ㄧ般

如空氣般存在沒有臉孔跟姓名的廣大人群們

也就能夠做到很多事情吧我想

 

我以為擁有更多的地位才更能助人

但其實這兩年覺得

我們不是要等到功成名就才能做某些事

反而是有了地位之後,

我們才會有很多不能不想不敢去做的事

薄薄的至少對我來說

很快樂.

 

那天跟憶嫺聊到通報的事

直感到整個過程其實非常複雜,

通報與否真的很難

到最後還是得回到個案要什麼?希望的是什麼?

我當時想替對方做些什麼的憤怒

從何而生又該往哪去

也許那不見得是對方的需求

事情到今,

倘若再發生一次我將如何?我還是說不上個決定

思辯的最後

就變成很個別的情況了,沒個通則

 

我們能做的

就是陪伴對方去走那段,他想去嘗試的路

而這過程

是需要很深刻的倫理去考量

不是對錯

凡遇到人,處理的都是灰色地帶了。

 

一不謹慎

我們便會掉入陷阱而不自知

學一學後我們都變成專家

都忘了人是什麼

單純的同情是最大之惡

不道德的行動中會反應在諮商的過程

逃不了的

我們可以裝傻裝白癡裝駑鈍

但在心的最底處,人總是難以欺瞞自己。

 

這是一條自律之路

就像生命也是條自律之路

對得起自己

看重每一個生命

才有所謂的快樂自在可言

 

笨笨的人也有活著的權利吧

沒有方向的人也有吧

空氣也有吧

 

如果這樣,

老天會漸漸展示給我看的,我想。

 

夜深了,路燈相繼熄滅

五顏六色改過的車燈仍在台11線奔馳

時而在中正路與海濱公園穿梭

 

不論我們是哪個階層

怎樣的存在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希望大夥兒都活的踏實無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K
  • 仁醫嗎~XD
  • 對耶好好看說!!!

    allencolor 於 2011/08/08 14:09 回覆

  • Minnie  Hung
  • 每一字句都好到位
  • 哈哈哈有沒有那麼誇張?
    謝你囉~

    allencolor 於 2011/08/08 23:16 回覆

  • 毛
  • 我喜歡你的垃圾話
  • 我也滿喜歡,不過學術界不太喜歡,哈哈

    allencolor 於 2011/08/08 23:1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