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是一樣的

最深的恐懼,是沒有地方可以回去

然而我們有家

只要有家可回

我們還有甚麼好害怕的呢?

 

破壞或是殘忍

是因為我們以為自己無家可回

錯認自己被放逐 被懲罰 被詛咒

那根插在你胸膛上的釘子

只有你自己刺的進去

 

誤信錯誤的選擇 假設無法被停止

才會一再的 重蹈覆轍

竭盡所能的 瓦解他人的故鄉

來犒賞 來慰藉 來注射 來麻痺

自己

用天旋地轉的幻覺 想像自己甚麼都有啦

好舒緩自己的疼痛

 

縱使你是如此悲傷

那麼在你瞬間感覺清醒的那些稀少時刻

我會建議你

留下一塊土地,一棟老屋,一片海洋,一條路,一首歌

一位熟悉的愛人,一片還回得去的風景

 

我們遲早要回去的

而且是回到同一個,大河盡頭的那個家

 

所以

 

不 用 害 怕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