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靜靜坐著,等待一切的開始.

 

一安靜下來,就會想起,九月時和政霖帶布朗尼去活水湖游泳

活水湖的湖水很寬廣,夠一個人游到虛脫,我戴上泳鏡,因為戰戰兢兢的,沿著岸邊游著

九月多的湖水仍溫,陽光充足的照在湖面上,有些陰影處微涼

風很大,不停的吹,所以我們用扣環,把背包扣住以免被吹走

 

湖水裡,完全是另一個我所未曾熟悉的世界

海中的水流流向我,而比較不像是我往前游動,

黃色或綠色的水草,直挺挺的,或錯綜複雜的延伸到湖面

像個你未曾考慮過走入的森林

魚群迎面游來,銀色的,黑白色的,像流星或是飛鳥般,滑出美麗的弧形

不知他們如何溝通,卻在同個時刻轉入一彎,消失

 

不知是否因為台灣海峽海況不佳

我們是海島民族,對海,卻是那樣陌生,恐懼,像面對某個幽暗的成人

是一股你感到無法親近和了解,卻又敬畏的力量

在湖中,彷彿回到嬰兒時期,學習一切新事物

也耐著些微,身不見底的恐懼

布朗尼因為怕水,牠的嗚咽在遠方木板上急切的响

在水裡,人與萬物的距離改變了,變的離的好遠,卻又好近.

平常少有機會聽見聲音如是,全世界都輕易的泛了開來

而後又緩緩沉靜下來,不需費力.

 

海,是我們未曾接近的過往,遙遠而熟悉的家

對海的一切,海岸,海浪,海況,海中生物,捕撈,怎樣才會安全

我,完全的,完全的不了解.

 

但能這樣靜靜的進入一個世界,很好,好極了

 

 

2.

最近在做某一種練習

雖然練習的很失敗,還是一直被動搖,被抓住

不過就是在這樣不斷失敗的過程中

搖搖晃晃的,迂迴的,找到屬於自己的方法吧

一次到位是不可能的

在這個連搭客運都需要補位的時代.

 

這已經是沒人會告訴你該如何做,該怎樣做的時候了

絕對的自由,但也絕對的負責

現在也已經不是個轟轟烈烈的時代了

如何在平凡中生存,生活

如何決定什麼是我們生活中必須留下的

選擇

把希望寄託在未來是個浪費時間的最佳做法

我們得在一呼一吸中為自己負責

這是必要的,

就是慢慢的找到可走的路,你才會知道你不必一直尋找,因為你已經找到了

即便那條路一直都在那兒.

 

不停移動,不斷追尋的你是在尋找什麼呢?

 

 

緩緩的

從更深更深之處,會有個答案冒著氣泡浮上的.

 

我邊走在斜坡上,據說這兒是呂洞賓來過的地方阿,

邊想著這些.

 

呂洞賓也找尋嗎?

 

找到某個能從新開始的地方,

或者,找到個適當的時空,在那已沒有新舊之分.

 

山雨沿著山脈靜靜飄落

挺涼的,雖然出門變得不大方便,不過室內的音樂變得濕潤許多

下雨時,斜坡上的水緩緩流下

很驚人,因為斜坡是柏油路面舖成的,水竟然能在上面成一條流河

我們也能如此小河

突破那如此堅硬的,過度運轉的,仰賴外界的便捷

凝聚成自然的回返嗎?

 

我們轉眼間都走到那個斜坡了

不太清楚底下會遇到的光景是什麼

只能一步步踏實的踩著

邊回頭望著自己的腳步,有時時間急迫,也只得感受腿上力道了.

 

3.

 

這裡聽說是日治時期政要休閒處,

當然也是一個斜坡

現在看到斜坡,都覺得好適合布農的族的人在裡頭俐落來去.

 

這有個很棒的圖書館呢,用木頭造出來的

像是在樹洞中求知識的松鼠,有著樹中神靈的庇祐,

聽說要蓋纜車

然而這邊卻是因為有斷層帶才有溫泉的

想像纜車像是根針

不分青紅皂白的插在一個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

可能是眼球,或是再慘一點,生殖器.

 

痛阿

 

但我們身處在這個斜坡上,

目前最受歡迎的做法,就是喜歡把美麗的風景區,像部落的妙齡女子如物質般強行擄走

直到那女子已忘了歸鄉的旅程,更忘了那原先部落中的愛侶.

 

說多了

弔軌的是,自己如此用力貼近現實處境,而嘗試理解和盡力的行為

對成熟的大人而言,卻像是個不切實際的夢遊者

是吧

 

彼此覺得彼此都在作夢.

 

如果說,有天發現兩者都是對的,那可也是一點也不意外

也許,只是看誰做得久吧

 

說到這點

我可是很容易入睡,又很會作長篇大夢的人中豪傑哪.

 

 

我們信步走到已改建的舊米倉咖啡店

讓自己卡在迷離幻境與堅實現實的中介

緩緩綴吸著

一些合法而能讓頭腦清醒,舒緩神經的萬靈丹

 

等待看看

是否能搶在另一個夢結束之前,早些轉醒過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