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2011年,七到八月間.

 

兩天連續看了金峰鄉文化季,與老師您好音樂劇

連續被原民的歌舞感動與震懾

 

當原先久久來觀光一次才能看見的[表演],成為能在生活中一再看見的歌舞

我才能真正的感受到

原民的舞蹈歌唱,並不是生長在我們大多看見那光鮮亮麗的舞台

而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歌舞是語言,是溝通,是和儀式不可分割的部分.

 

快樂的時候,悲傷的時候,思鄉的時候,

唱歌

原住民族是尊貴的,而不是兒時記憶中,很多族文化遊樂園中的

不知道從哪來的很多,穿的奇裝異服的人

 

[很酷!]也許那時的我們會這樣說吧,我想.

 

然而我們一同生活在這個島嶼,這塊土地

但在這之前

部落,原住民母語,聽不懂而不太能掌握的幽默

這究竟是什麼原因,這族群竟一直離我的生活世界如此陌生遙遠?

而我對這些鄰居的想像

是多麼匱乏,單薄,直觀,與天真.

 

也許另一個沒踏上台東的那個未來的我,

會這樣嚷嚷著:

[所以呢,不了解又怎樣,這究竟又關我什麼事?]

 

如果很幸運我能活得很長久

直到人生三到四分之一的現在

我才有幸能真正踏上這裡,多真正的看見他們一些些,很外圍的

我想這才是最酷的事.

 

對於追求與自然平衡的永續智慧

原民傳統之中,原先就已具備可讓我們學習的地方,像山一樣高,像海一樣深

採集,狩獵,捕撈,觀察生物習性,辨認植物

這些如此貼近生活的知識與生產,學校裡完全都沒有教

 

 

我們沒有這樣的老師

沒人會這麼一套乍看荒謬,實則思之長遠又注重自然循環的一整套知識系統

正如荒謬的是瞎子摸象的片面觀點,而不是大象本身

覺得對方荒謬這件事,才是我們最大的荒謬.

 

 

這裡是蘊藏台灣古老智慧的寶庫.

 

天阿我什麼都不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