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月了,下雨。

希哩希哩的雨落在屋簷和葉子上

很討厭雨的我

意外的在種了一些植物後變得喜歡(因為就不用澆水了)

雨也像是一種穩定的鐘擺

在擺盪之中,有一種平衡在裡頭

我想像植物的根就像是口一樣

一口一口飲著

甘泉

然後繼續活下去

 

所以我變得喜歡雨了。

 

2。

今天下午

我看著許多篇的論文

然後陷入了多種的情緒之中

 

大部分是恐慌和自責

[為什麼每個人的論文都能寫得這麼順,這麼好?]

我知道

很多人都理所當然對我的文字書寫能力很有信心

我自己也是

但這就是讓我最感挫折的地方

論文有它的遊戲規則,而我最不會玩遊戲

而我深知這樣的處境無人能協助我,我只能在各種外在壓力的處境下自行通過。

你們只能詢問

而我只能回答

就像是在玩警察抓小偷之前的那段閉眼時間

[好了嗎?][還沒][好了嗎?][還沒][好了嗎?][快好了(但其實還沒)]

 

其實不太有人關心你

大部分的人關心你的論文更甚於你

 

有時候比較低潮的時候

會浮現出上述這樣的聲音。

 

有的時候會徹底的想放棄,從很多地方撤退出去

但我也深知

如果老天要我退出,早在去年年底我已不復存在

對我而言,每個當時之後的體驗與生命,都像是失而復得

所以

不管往後來了什麼

都是上天要我去經歷的。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這段日子以來。

 

3。

下午快到傍晚的時候

我跑去沖澡,邊沖澡邊深呼吸

深深的呼吸

感受自己的身體 起伏 起伏

我得肺還能裝得下比我想像更多的新鮮空氣

好多了

 

洗完澡

我坐在馬桶上 祈求

邊大便邊進行

我沒有特定信仰

我只是為我個人的無能為力祈求

 

選在這時間不為了挑戰跟詆毀神祉

單單是因為只有這樣的時刻

我全然專心而且無法逃避

我被逼到一個只能承認自己的有限性與脆弱性的角落

使得我只能緊握雙手並放在眉心之間

把我整個人交出去

交給比我更大的力量能協助我克服困境

 

平常的我會說:[假設祂有的話,我會把自己交給祂]

 

但這次的我別無選擇

因為我無處可逃,也無處可去了。

 

我很容易分心和跳開

所以我試了三次

然後我看到一個創造之神,有點像是印度象神,但我不很確定,應該還是人形

祂有六隻手各拿著不同的東西

 

[這六樣不同的東西,都是一樣的。]

祂說。

 

[就像這次祈禱的形式讓你驚訝一樣,創造就是從你所認為不可能的地方發生。]

祂又說。

 

[創造就是遊走在遊戲規則內外的中間,不一定得打破規則,而是在過程中產生自己的遊戲規則。]

這次的說明像是個結尾,我覺得差不多,於是祂消失了。

 

我仍坐在馬桶上,懷疑自己到底連結到什麼

不過,我覺得好多了。

 

 

4。

 

晚上的時候,我看了自己之前身為研究對象的的論文

很多當時被記錄下的發言

恍若隔世

那時還在在意失戀的事情,現在已變得無足輕重

 

我住在台東

這是一個既陰暗又美好的城市

而這也是我生命中

一段既痛苦又最美好的生活

 

我希望自己不再無意識的召喚痛苦

因為我在這裡學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那就是幸福跟痛苦一直都存在

就像活著和死去同時都在發生

只不過是我們會先感受到哪一個面向

 

我希望自己一直都有能力去感受幸福

也希望這個教會我這件事情的小小偏遠城市能夠安好

它會的,我們都會的。

 

今晚我熬夜,我知道傷身體,而且會打壞紀律(如果有的話)

唯靈感之神,總是深夜之間才悄悄來臨

一不留神便消失無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冬
  • 加油喔~
    只要一步一腳印,有一天回看的時候,就會看見你曾踩出的那條路。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