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他悠哉的吃著過期喜餅,我很驚訝的望向阿雄。


「欸,阿雄!這已經過期一個月了耶!最近食安風暴就已經鬧的滿城風雨了,你還敢這樣吃啊,都不怕毒害身體嗎。」


阿雄好整以暇的,聳聳肩。


「其實我不怕毒的食物,每天我也吃攤販的雞排、速食店,大口喝珍奶,裡面加很多化學原料我知道啊,甚至有時候我會吃一些基因改造食品,或像現在吃過期食物。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我的身體,我的選擇。」


阿雄看向天花板,沉思了一下,嘆了口氣。


「其實人都不怕吃毒的。人怕的是不能選擇自己要不要吃毒。你怎麼知道其他沒過期的食品,就比我的過期喜餅安全呢?」


「那你不就放棄了捍衛自己的食安?反正都不知道,資訊一團混亂!」我有點挫折與生氣的反問阿雄。


阿雄沒有正面回應我。


「以前的戰爭,都流血的,看得見。現在的戰爭,像細菌跟病毒一樣,很微小很微小,卻一點一滴的在發生,在掏空我們。當然,奪回領土的方法呢,也是一樣,一點一滴的,我們得拿回來,拿回那些看不見的東西。」


「你的意思是我不要管餅過不過期嗎?」我似懂非懂。


「你覺得健康的食物要從哪裡來?」阿雄反問我。


「嗯....這個我沒有想過耶。農田,或者牧場吧。」我腦袋浮現出,每當去超市買洗選蛋時,上面印的健康雞舍,或是一盒盒寫著家裡像養了牛的牛奶,看起來健康無虞。


「土地啊,沒有土地,我們去向誰要求健康的食物呢?」


阿雄把他的過期喜餅折成兩半,一半分我,因嚼著餅,口裡含糊的說:


「喏,吃吃看,在我們還學不會尊重土地的時候,不管過期或沒過期,我們都得吃這個過活的,我們的兒子、孫子也是。」


我含著滿滿的辛酸,眼淚呼之欲出,一口咬下過期喜餅。


那餅裡有麥、有奶、有草
還有陽光、露水、蟲蟻鳥獸,還有風祂陣陣吹來。


「不要哭,雖然過期了,但,還來得及、還來得及。」


阿雄緩緩看向遠方,如同他正站在一片綠油油的稻田之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