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

和相如到櫻桃吃飯,那是一家非常公主風與夢幻的餐廳

我們在裡頭吃的亂不自在的而且好貴

兩個人穿的非常隨性,和周遭精心打扮與顯現出對某種上流社會的嚮往

呈現一種非常大的對比.

 

也沒什麼,只是感到有些過去無法回去了

而我們並不再是那樣的人.

 

吃完飯後

跑去隔壁吃水果冰,簡單的木頭桌子,塑膠椅

微涼的風就著麼順著夏夜吹上心頭

涼爽自在的

然後我們邊苦惱著為何決定去吃櫻桃這樣

 

 離開前看到夜空高掛著半個月亮以及滿天星空

心想著海邊的星星一定很多吧

於是便突然興起了去七星潭看星星的念頭

臨時又約了思齊一同

我們買了些飲料和酒,就斜躺在星潭

看著滿天星空,找尋著銀河與流星,編織著對每一顆星星的幻想與故事

很久都沒有這樣過了

說著一些沒有根據的話,而不被人認為有什麼毛病

真的是一件非常自在與快樂的事.

 

躺著躺著

一點多,興起了在七星潭睡覺的念頭

思齊說很冷,我提議拿時頭蓋著取暖,相如已經睡了

思齊說用石頭疊會更冷,不信你試試看

於是沒多久後我便被全身邊滿了石頭

石頭冰冰冷冷的,很重很重

呼吸不太容易,身體起伏大一點就會滾落

讓我不想多做任何回應,也不想起來,我只是去感受自己奮力的呼吸與對抗的感覺

我想那就是我對於這段日子的感受吧

但同時這些石頭,也確實替我轉換了對冷天的注意力,替我抵擋了一些風

有那麼一刻我又有點想哭

有那麼一刻我又感到似乎有點溫暖

即便那只是錯覺,

至少石頭的重量,很扎實,很實在,很活著.

 

 

後來便載著思齊回家拿枕頭棉被

三個人,三條薄被子,一顆枕頭與思齊的海龜

仍舊是滿天的星空

以及海風

 

我們沒有在華麗的廳堂中存在著

也沒有多少錢在身上

但在那一刻,我卻感覺自己如此富有

那是一種很單純質樸的

回歸

自在

與快樂

再也不需要他人與專家的肯定.

 

我心中的那隻眼睛消失了,因為它

再也不需要.

 

我們把頭向著海邊

頭上就是海浪拍打石頭的聲響

眼前是片繁星點點的夜空

腳下有另一群學生在不遠的地方放不知何時會衝過來的鞭炮

讓我有一種被炸寒單的感覺

我猜想著他們也是一群即將面對畢業與分離的人嗎?

是否也希望就這麼繼續開心下去,而永不結束.

 

我們就這麼睡去

而四點半時我突然醒來

看著前方散著一層薄霧

藍綠色的天空,靠近地平面的地方透著橘黃色的光,中間夾著神秘的紫色

才感受到大自然的奧秘與美好是永遠說不盡的

而我們都以為自己太偉大了

忘了這一簡單的道理好久好久

 

我們都不是神,都能做點什麼,但不見得做得好,而我們也都不孤單.

 

然後思齊與相如也紛紛醒來

我們就這麼坐著等待日出

如電影般的轉場讓人驚歎,

富含光影變化的和山脈一起甦醒

後邊站著一排立腳架的攝影人與遊客

我們一同觀看這場不用錢的

表演

而日出漸次跳出海面,渲染著整個世界,整個海灣

 

 

在晚一點

約莫五六點時候

許多阿伯紛紛站一排在海邊釣起魚

熟稔的互相打招呼與閒聊

甩著長長的釣竿

我們邊看邊怕甩杆時會甩到我們

 

再次醒來

已是七點了

太陽大得可以把人曬傷,想不到早上日頭如此焰

Anyway得出發了

 

再看過太陽的循環過後

我這麼告訴自己

 

我得去找尋我在世界存在的方向

雖然我不知他在哪

 

只要還有海邊跟日出,我縱然有所疑慮卻並不徬徨.

 

 

249648_1604198523604_1795356911_1027511_7199492_n.jpg  

  (拍攝者:相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