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剛剛東大有位有些年紀的阿伯館員跑來拍我的肩膀

告訴我說:[不要玩遊戲喔同學]

然後我就把我的餐城關掉了


其實我很想告訴他,那你也可以不要這個拍人肩膀叫人停止的遊戲嗎

我知道我的這個反應很青少年

也許是因為我從未叛逆過吧

到了現在才驚覺到快要進入社會了,我不能這麼快的認栽

同時

也有另一個想法冒出來,告訴我

也許我真的不該再玩遊戲了,怪阿伯是個象徵,是上天派來的天使

告訴我論文該動了

 

我知道,論文該動

我知道,畢業要趁早

我也知道我一直玩遊戲是為了逃避讓我心煩的事,讓我暫時停止思考

我的思考像磨損的煞車皮般

不太能阻止我停止,但同時也不太有效用了

 

那天在跟某個案討論到老人痴呆

個案說:[老師你一定很常忘記事情!]

也許個案總是比我們敏銳許多,因為受過傷,或者也因受傷而獲得這樣的能力

但也可能有個更簡單的答案:

我忘記的事情的徵狀明顯到不能再明顯了。

 

對上那天看到一段文字

它說:[真實本來就存在,所以不需要尋找,虛幻才需要被尋找。]

 

看來我沒有比現在更當下的時候了,什麼歪哥七錯的我都忘光光了。

 

 

2.

最近很容易受傷

還有一點,比起外在事物的遺忘

許多內在與早期的記憶都回來跟我重相逢了

想到童年經驗,想到成長過程,想到不被認同與不支持,想到離開的人們

我想這是我容易受傷的原因吧

很快速的,會去連結到很多的因果

然後看見是自己造成的

 

大家都在邀請我開放自己的心胸,尋求支持

但我每次尋求支持後的回應

真的都讓我很挫折

也許人各自有命,生死在天吧

我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那個能夠從他人身上得到支持的人

從世界目前的回應來看,我似乎不應該依靠這個

否則我真心一挖,下場總死得難看。

 

但最近比較清楚感受到一點,

我是一個人,有很多的限制,很多的無力(我感受到很久了,只是最近又更強)

可能曾經夢想過有天會大鳴大放或者成為哪位革命志士吧

但到頭來,我們都是凡人而已

有血肉,有有限的身軀,跟徐華鳳一樣有場大病就會離開

這是我們行事的所有基礎,就如此簡單。

 

這樣平凡的我能做些甚麼呢?

其實我越來越不知道。

 

好像總是會在非專業的時刻偶然幫助到人

然後在該專業的時候不專業,不配合

但我就是沒辦法

我就不覺得凡是有這麼一定要怎樣或不能怎樣。

 

但沒有任何文獻能支持我

還是我要請求宗教的力量來支援?

 

看完楊儒門或一堆大師的例子,很中聽

關鍵是,我不是他們

我不夠力能像他們那樣抵抗世界的潮流

慘的是,我一直以為我可以。

 

我知道啦

我很驕傲又不夠有自信

 

如果拿個案的表單來填,大概是低自尊自信,情緒加衝動控制吧。

但世界的回應就是這樣

我是相信徵兆的人,但我無法用言語去向他人說服我所看見的世界

那是讓我最難受的部分

即便我看見的世界對常人來說並不真實

 

我想找到一個能聽得懂我在說什麼的人

我真的沒有在做無謂的堅持,也不是桀傲不遜的。

 

但也許我就是該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

即便我將不斷地自找攻擊與孤立

來讓我的腸胃持續痙攣到40歲之後疲乏掉

然後我身體接收到的回饋就會是

我非常的in the peace

 

然後會想起先前督導時,

督導很跳痛的問我說:[你有哭嗎?]

當下我聽不是很懂

但現在我會問我自己,我,該哭嗎?

 

如果能的話真是再好不過了。

 

 

3.

基於上述

昨天自己幫自己算了開悟卡

抽到了[黑暗的故事],[信念],[犧牲]

[神的恩典],[寬恕],[性能量]

 

很久沒幫自己算牌了

沒想到解牌後的感覺是如此複雜糾葛

 

 

寬恕阿......

 

我知道它在說什麼

我只是表面上好來好去,太清晰了,以至於我無法再進行任何合理化跟推拖。

 

在等待和迎接我寬恕的事物,不會比FB的疊疊樂還要少

但,真的是天殺的有夠困難的。

 

4.

下午翻了翻Oscar Lewis寫的貧窮文化

覺得很適合台東,也很清楚地勾勒出貧窮的生存樣貌

貧窮不是病,不只是個人的不認真

是資本主義下分裂而出的對立面

貧窮不是只有負面的狀態,而是有它獨特的生活方式與狀態

只是不同。

 

但當我無法去想像貧窮生活的真實樣貌的時候

我對貧窮的想像幾乎是很自動的用主流價值去貼補上那個空隙,

即便我們用貧窮的方式生活著

仍是一種帶有某種社會位置的觀看與模仿

 

對於他者的貧窮

我很訝異自己的同情與憐憫是源自於一種莫名

也連結到政府八八時的資源狂補助,卻宛如隔靴搔癢的被接收

正符合這種現象

我們用對貧窮的恐懼,把物資當作止痛針期待注射進一個我們想像的虛弱身體

但卻搞錯了一件事,

書裡提到貧窮是一種生活方式,而不是一種資本的量化(你有多少房,車,錢?)

生活方式意味著文化的產生

而真正的文化,其差異是不分優劣的,同時也隱或明喻著

貧窮有其偏好的價值觀與優點

是一種生存能力,是一種抵制而顛簸的前進的,大方分享的,苦中作樂的存在方式

 

但為何我之前完全沒看到跟遺忘這個部分呢

我想這就是傳說中的鬼遮眼吧

 

奇也怪哉!

 

同時這部分的分享,也回應給為晨小姐,作為其在FB三張如夢的三張圖共通性的回應

 

希望大家都有一個美麗的夜晚,

謝謝各位的收看或收聽或閱讀,看你用甚麼方式自由擷取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