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腦海中時常浮現一幅畫面

就是夸父它一直跑呀跑的,就爲了追那顆太陽,也忘了為何要追它

他就是一直追一直追

追到有天累了,倦了,然後躺下後化為一堆塵土

成了顆開滿桃花的樹.

 

我總是暗想著

夸父拼了命的追尋之下

也許也正被某種看不見的東西追趕著吧.

 

不久前跑去看愛

想起許多以前的舊事

也想著現在,每天不斷的在跟我的生命辯論著

什麼是愛.

 

愛不是佔有

愛是自由

愛是為他人設想

愛是釋懷

 

如果說,對方曾真正進入我們的生命

那麼我們又何須在意分離呢?

我總看著羨慕著那些勇敢追求,勇敢去愛的人

即便他們經歷一次一次的傷心,背叛,失落,離去

但我想他們是幸福的

也許他們會說呀,我是不是不懂愛,是不是不值呢?所以對方才會離去.

不是的

 

離開裡面有愛,拒絕裡面有愛,恨裡面有愛,拋棄裡面也有愛

只是我們像包心粉圓一樣

被仇恨離開拒絕拋棄的內圈圍住了

卻看不見外圍有一曾更大的愛包覆著

啟動引發負面結局的人,

不是什麼都沒承受,也不是開開心心的離去就罷了什麼都忘了

我們同樣公平的

拾起與對方共同編織的一片風景

鑲嵌進自己的生命裡

浸泡著待更久的時日回憶

 

比起在一起常相廝守到永久這類如夢般的美好

我想,也許呀

能對一個人說出我愛你,就是一件幸福的事了

 

上週五鐵花村的大陸新民謠

那首周雲篷唱著的歌,隔了幾天還迴盪在我腦海

歌裡是這樣寫著的:

 

繡花繡的累了吧  牛羊也下山嘍 

我們燒自己的房子和身體 生起火來 

解開你的紅肚帶 灑一床雪花白 

普天下所有的水 都在你眼中蕩開 

 

沒有窗亮著燈 沒有人在途中 

我們的木床唱起歌兒 說幸福它走了 

我最親愛的妹呀 我最親愛的姐呀 

我最可憐的皇后 我屋旁的小白菜 

日子快到頭了 果子也熟透了 

我們最後一次收割對方 從此仇深似海 

  

你去你的未來 我去我的未來 

我們只能在彼此的夢境裡 虛幻的徘徊 

徘徊在你的未來 徘徊在我的未來 

徘徊在水裡火裡湯裡 冒著熱氣期待 

期待更美的人到來 期待更好的人到來 

期待我們的靈魂附體 重新回來 
  

 

聽著聽著,

我感覺這歌這曲

寫的得讓人心揪,更讓人動容

連離去都像詩一樣,都充滿了期待與愛

真美

 

聽完歌後買了專輯拿去給他簽名

看他簽得謹慎緩慢,我耐著性子不好催促,拿回一看他簽了個簡寫的云

詢問後才知道他的眼盲了,看不見,上下台都須人攙扶

對於這樣一首美好的歌如何存在

我才枉然大悟

他真的,真的看得透徹.

 

當愛情變得不會說話的時候

也許我們就只剩了自己

我們總以為是被過去的關係與經驗綑綁

其實只是不希望這戲落幕

所以在戲台上沒了對角相陪之後

自己綑綁自己

讓戲繼續同場加映

 

 

剩下的,

就是我們自個兒囉你知道嗎?

 

"期待更美的人到來 期待更好的人到來 

期待我們的靈魂附體 重新回來..." 
  

 

同樣的,也只有你,才能夠釋放你自己

好讓自己有天能再次去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