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不行了

不要再問我 我的牙齒補好了沒

我的牙齒一直都在補

如果可以 

 

我比你們都更希望我的牙齒補好

而且越快越好

但是我只能等

只能等待一次又一次的手術

 

等待檢查 等待拔掉斷裂的門牙

醫生說要先讓牙齦的傷口癒合 在討論接下來要如何處理

我要考慮植牙還是裝假牙

一個超級貴一個要打掉旁邊兩顆牙才能裝

於是我把因車禍斷裂的門牙拔掉了

我不得不把她拔掉,

因為不拔掉的話我幾乎不能吃硬的,範圍太大的任何東西

拔掉之後我變得心情好多了

因為我可以正常吃東西 但我就少掉了一顆門牙

好像造成了每個人的困擾

 

等待一週內拔掉三顆智齒

等待智齒被磨成粉末狀填埔到塌陷的牙床

等待用眼睛看著那塊擋住我整個臉龐的紡織布

那塊布像是微波加熱完可以方便人提著走的御便當提袋

我只能一格一格的數著布上的格子

等待一次又一次的麻醉與消退與疼痛

等待牙醫師失手撞破我的口腔然後我的嘴裡鹹鹹的

金屬的鐵味和血味融在一起

我把靈魂先放在很遠的地方 好讓我不會這麼痛苦

醫生把鋼釘旋入我的牙床,就像是在水泥牆壁上裝個鐵溝那樣

他用他帶著乳膠手套的手用力拉拉看

看看是不是勞固,反覆進行了幾次

 

 

不要再問我門牙補好了沒

因為我必須回家等待 那時是三月20幾

我的口中有兩道逢線 不管我用怎樣的角度吃東西都會拉扯到

吃壽司的時候要橫的放 還要很盡力的張嘴才吃得下想吃的東西 

隨時得用兩個保冰袋冰敷伺候 因為不斷的兩大傷口持續發炎

我的臉腫得像蠟筆小新一樣  才明白甚麼叫做麵龜

等於是我提早看見了自己中年發福的模樣

在吃完各種餐點吃之後 我要很強迫的立刻回家溯口

很難搞的不願意跟別人去續攤

後來我終於熬過了一個還兩個禮拜

我終於可以拆線了

這時約莫是四月中

我仍然沒有門牙

 

不要再問我門牙補好了沒

在你看到我缺牙的時候

我每天都在度過牙持植體和牙床複合的時光

就像傷口需要癒合那樣

我必須小心任何形式的感染 因為牙床裡的骨頭不是原本的骨頭

我的身體每天都在努力

即使你們每天看到他都是一個空洞

即使你們總是認為把牙齒補起來

比用電腦在文件裡剪上貼下那樣輕鬆自在

 

現在是五月底

我還在等待我的牙齒補好

而且百分之百比你還樂見我的牙齒補好

但是不要告訴我甚麼因為缺牙我的身體歪一邊 或者我會漏財 或者我面像怎樣的話

或是責怪我會甚麼拖這麼久

我的療程就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 總共要做四個月

如果你有疑慮歡迎打電話給我的牙科醫師

如果你能解決我現在的困境

你再來詢問我為什麼我現在還是缺一顆牙 我甚麼時候要補

你們問完了之後 請問你們有要幫忙的意思嗎

還是你們能協助我分擔這個痛苦?

 

從三月到現在如果每天有三個人問

六十天乘上三我就要回答一百八十個人

如果我的臉干擾你們心情讓你們不舒服請你們離開

如果你們真的關心我 請你們 耐 心 的 等 我 的 牙  齒 補 好

 

六月初我有個小手術

要把先前被針線縫上以避免感染的牙齦拆開

然後用口腔旁的肉逢上牙齦把牙齦增厚

在檢查鋼釘

最後才能裝上牙冠

就像蓋房是蓋到最後才能掛招牌

 

 

我不想告訴大家這些難受的事情

你們也不太想聽見

那麼你們為什麼要詢問呢

你們想表達甚麼呢?

 

我今天只是缺了個牙

我沒做錯事

我也還是我自己

 

沒有必要沒次看到我都眉頭皺成這樣

或是心底猜想著我為什麼一直拖延不去裝

 

這段期間

唯一讓我心頭暖的兩次

一次是團體裡的中學生安慰我:[老師,沒關係,我們不會笑你的][老師,你這還好啦,我還看過更嚴重的咧]

一次是兔子那裏的韻儀說這樣很好阿,很像嘻皮耶,很適合去印度。

還有一次忘了是誰說外國人很多都這樣呀,很自然

 

我不說不代表我沒事

只是車禍之後大家都很辛苦

我沒必要拋出多餘的東西來讓大家承擔

能解決能處理的就趕快處理

被指著說[啊怎麼你都沒受傷]我也只能認了

被說 先不管傷勢和車禍後續了 你趕快弄論文 我也只能說我盡量

我只是仍有行為能力 不代表車禍完全沒對我身心造成影響

我覺得你們真的很會關心人

但你們的關心我真的承受不起

 

其實這個樣子,最難受的人是我

我知道你們都很健全健康

但我也沒有比較殘缺

就算我缺了一顆牙我也有權利開口大笑以及在你們面前走跳

我的身體每天都在努力復原

雖然我當時失憶 但每當經過十字路口 我的身體還是不停的經驗當時的撞擊

我騎車的時候 就這樣 一個一個路口度過

 

所以 如果你想關心我

你可以鼓勵我 你也可以耐心等待

請不要催促我 

 

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