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先前看盜夢偵探時

對於警官在一個個夢境中來回穿梭

被夢境的種種虛幻

耍得團團轉的畫面感到荒謬與可笑,確又如此迷人

好像這類型的電影畫面

都像極了一把鑰匙

能帶我們去一個更遠、然侯實則在隔壁的

未竟之地

 

夢境像是現實的隔壁

開了門就到了

然後我們卻總是在睡夢中

匆匆一瞥

又倏的轉醒,回歸日常的生活處境。

 

若不是自己曾經接近過彼岸

也許我也會認為現實是如此的踏實,而能讓人緊緊抓牢

然而

用物質與人際推疊出來的生活樣貌

又像是沙漠中的綠洲般

隨時會透過某種形式的死去與凋零

灰飛煙滅成一片雲霧粉塵

剩下那一絲絲的弔念供人懷想與回望

 

就正是香草天空背後那片

看來奼紫嫣紅,實則假模假樣的雲霧

帥氣的阿湯哥在車禍後毀容之下變得怪模怪樣

成為了一個性格古怪而敏感偏激的人

是因為車禍使得他變得如此,還是車禍使得他顯露出自己的本質?

我很多時刻邊不忍看著一個這樣可憐的人

邊強逼自己如是思考

總覺得他和他身邊的朋友都卡在同一個或各自不同的香草天空

我就在這部大家認為奇幻異想

而我認為是驚悚寫實的好萊塢劇情片中

默默的投射著車禍後那個脆弱不堪而不敢又不停吶喊的自己。

 

環顧四周

今天我們構築出的現實

很可能在任何的下一時刻化為虛無

無論是多成功,或者是多失敗

我們僅能在使自己盡可能問心無愧的活著

不斷的見證所有的創造與崩毀

留下一片自然

而後等待進入下一個似乎更為真實的夢境。

 

這禮拜牙齒將會裝好

我腦裡總記得護士小姐笑意滿盈的樣子

他說:[你要一起和我參與這個歷程嗎?選一片你牙齒的顏色!]

她的雀躍

彷彿是打算選一塊自己想吃的巧克力那樣。

 

我真的感受到這是個夢境

而我們在夢境裡,總是感覺如此真實。

 

什麼顏色都好。你選吧。

 

我一直都還是我

缺牙,或是有了各種顏色的牙齒

裝了之後

曾經缺牙的我,就會變成一個已經醒來的夢境

改進到另一個全新的夢

 

這個夢裡

我清楚一切都如此脆弱而有力

一切都虛幻而真實

這兩股力量將不會拉扯但同時存在的

持續發生

 

有這樣的認識

讓我不由得難過和難受了起來

甚至

想假裝沒有這樣的看見

 

因為那意味著

我必須在每一刻和喜愛與重視的人事物道別

以及承接單屬於我自己的孤獨與責任

 

更害怕的

是我有無能力/肯不肯/或者必須

去在生活中活出這樣的看見。

 

 

如夢之夢

 

夢境是唯一的真實

而真實是唯一的夢

 

每個夢境

哪怕那看來是如此荒謬可笑的

或是

夢者之外的旁人所難以理解的

 

感謝上天

我們依然能盡力嘗試股起勇氣全心去穿梭

承諾要繼續努力下去

 

不為什麼,就只是為了更加活著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