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終於過了

看見南馬督號稱"強力"颱風

不得不擔心起東南地區,擔心起嘉蘭,擔心起柔腸寸斷的臺灣

剛好週末牧凡,相如與啾啾,方鴻來台東玩

大家便一同在烤肉與桌遊中度過了颱風夜

用一種歡樂的姿態度過不安與苦痛

算是我從原住民身上學會的



想當初八八進入災後輔導的時候

一直在思考這樣逃避的方式對原民而言是好是壞

然而現在

我更無法確切的言說這是逃避抑或面對

如果考量不同文化的思考

我們何以有位置裁決怎樣面對的方式是適合對方的

而更重要的是

人永遠得回到自己的社群生活。
 


現在想想

這樣以幽默與歡笑附加在肉身上

進而去與遭遇到的苦難對抗

是再健康不過的事情了


這幾天在外吃飯

總是拼命尋覓有電視報紙的店家

試圖獲得一些與南馬督相關的資訊

看來,

全無對外資訊還是不行阿,至少得有個收音機才行。

 

這是我在台東經歷的第一個颱風

而光只是虛驚

便讓台東遇過莫拉克的民眾再次感受恐慌

所幸從報紙的資訊看來

大家從莫拉克上了寶貴的一課,迅速撤離與備妥相關物資,同時互通各區資訊

我嘗試去想像莫拉克時

香蘭的部落居民,因當時冰箱沒電,因而把部落集體食物集中,

並煮食大鍋菜力邀眾人分食分宿,組成青年會彼此互助的方式

助人是一種你我分享

苦民所苦這句話本身便隱含了階級差異

把我有的給對方

對方也把它有的交付出來

我想這是漢人社區很難做到,也必需在日後學習的

若要助人,我們得更謙虛。

 

 

當初在上家族治療時

大家可能看我很混,有一次老師在問enmesh是什麼的時候

我回答出來後大家很是驚訝,對我刮目相看。

但其實我還是很混啦

只是對這個詞很有感觸。

 

現在想來

也許我是一個Enmesh的人。

然而在一個enmesh的社會文化之中

 它不只是個負面的詞彙我相信

這樣的說法隱含著個人主義的價值觀

我更期待自己去發現這樣的好處

 

如何和自己的這個部份相處,而非擺脫它

讓有一天我們能發明一個詞去抵抗洋人的enmesh

例如可以形容只專注在自己內心狀態跟界線的人很indevidualfish之類

你很indevidualfish

 這是一個過於indevidualfish的家庭結構

誰能告訴過這樣indevidualfish的現況是從何而來的?

 

我們會發現可以把祖宗十八代都牽扯出來

然而我們卻更不知道誰是誰。

 

颱風開出了一條回家的路

我們得更清楚自己身上承載著些什麼然後往前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encolor 的頭像
allencolor

allencolor。思想再擴散

allencol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